华尔街“老兵”入局区块链,「微积分」要做数字资产行业的纽交所

兴发娱乐xf881手机版

2018-07-25 16:23:43

从金融业转向区块链的人才日益增多,前摩根大通北美投行部副总裁庞华栋正是其中一个。

今年6月,庞华栋和他带领的团队宣布成立分布式数字资产管理体系“微积分”。团队核心成员包括原纽交所股票做市组副总裁李超,以及原摩根大通量化分析助理副总裁王文宇。原德意志银行董事总经理nelson saiers为项目顾问。

从目标业务上,“微积分”可以拆分为“微分”和“积分”。其中,“积分”是分布式链接各交易所的交易撮合、券商服务和清结算体系;“微分”是分布式的数字资产衍生品的发行、定价、交易和风控体系。

行业乱象:小交易所难以生存,大交易所腐败成风

庞华栋的经历很特殊。他14岁考入中科大少年班,21岁在麻省理工大学(mit)攻读数学博士学位,26岁加入摩根大通,并在这里见证了全球金融危机从开始到结束的全过程。

作为一个华尔街老兵,他敏锐地察觉到了数字资产市场上的问题,交易所正是其中之一。

目前世界上有3000多种数字资产,但有上万个交易所。由于小交易所上流动性较差,一些买家找不到卖家,一些卖家找不到买家,因此币民们更倾向在大交易所上交易。交易所呈现用户数和交易量向头部聚集的状态,小交易所则面临着生存危机。

但这有悖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精神,并直接导致了以下几个问题:第一,大交易所垄断了数字资产世界的交易,缺乏竞争者且容易发生合谋;第二,在占据垄断地位的同时,大交易所缺乏监管者,可能出现严重的腐败。这些腐败表现在:没有经过用户同意,交易所可以回滚数据;刷量,操控交易价格;高昂的上币费;交易所所有者在上币过程中可以通过个人关系裁决是否上币等。

此外,虽然worldcoindex和coinmarketcap等第三方平台也会根据权重制定币价指数,但由于各个交易所呈现孤立状态,来自单个交易所的价格可能并非完全真实(交易所可能存在刷量的行为),因此最后综合得出的数字资产价格可信度存疑。在这种基础价格存疑的情况下,衍生品市场难以扎实开展。

“衍生品市场的不发达阻碍了传统资金进入这个市场,”庞华栋说,“他们缺乏对冲数字资产涨跌风险的工具。”

“积分”:解决数字资产交易所的垄断问题

庞华栋认为,一个可行的办法是将这些小交易所连接起来。某些小交易所接不了的单子,可以去其他交易所上看看是否有人愿意接单。这类似于纽交所:券商们撮合不了的交易,可以放在纽交所上完成,增加市场上的流动性。但纽交所是一个中心化的平台,而“微积分”是去中心化的。

“微积分”项目会构建专用公链,所有的交易数据都会上链,可以追溯,不能篡改。然而,与eos、以太坊等通用公链不同,“微积分”是to b而非to c的,具有使用门槛。

“微积分”的用户必须持有并向平台抵押一定数额的币种后才能被系统认定为具有交易资格的“交易所”,这样可以避免散户参与交易,控制风险。此外,由于需要抵押高额平台币才能展开交易,黑客攻击“微积分”所需要付出的成本很高。

作为一个数学迷,庞华栋将“微积分”平台币总量设置为e billion个(约27亿个),e为自然对数函数的底数。在这个系统中,提供流动性的交易所将获得平台币奖励,而需要流动性的平台将因享受服务而付出平台币。交易完成后,交易双方都能获得系统奖励。

“通过这种方式还可以消除不同交易所上的价格差,这对交易者来说也是一种好事。”庞华栋说,“在连接这些交易所之前,它们彼此割裂,而在整合信息孤岛后,市场能有一个公开透明的价格。”

通过连接小交易所得到一个公开透明价格的过程,庞华栋称之为“积分”。

“微分”:拓展衍生品市场,便于传统机构入局数字资产

基于这个公开透明的价格,“微积分”将开展衍生品业务,例如etf、加杠杆的期货、期权、cds――这就是“微积分”中的“微分”。

其中,cds既可以对币,又可以对交易所。这将有助于用户去对冲交易所倒闭的风险。如果交易所倒闭了,用户的币就可能拿不出来。那么,用户可以事先去买相关的cds,通过做空交易所来减少损失。

不过,散户不会一下子就进入衍生品市场。“微积分”将仿照美国成熟的金融市场去做用户分级,不成熟的用户一开始只允许进行低风险的操作。要想操作高风险的策略,必须证明自己有充分的交易经验,以及资产达到了某一种级别。

因此,散户能接触到的衍生品不论是在品种上还是在能够购买的数量上都较为有限,并且标的价格不会受某一个交易所操控,因而可以避免发生像okex和火币等传统数字资产交易所合约爆仓维权事件。

当有了可以对冲风险的衍生品后,数字资产持有者可以通过购买相应的合约来对冲币价暴涨暴跌的风险。这会让数字资产市场更加健康,方便在这个市场上开展资产管理业务。

庞华栋谈到了华尔街。他说,其实现在华尔街很多机构,例如一些退休基金、共同基金,都想进入数字资产市场。但是他们手里的钱太多了,可能有上千亿甚至几万亿美元,而整个数字资产市场也就3千亿美元的规模。如果他们突然进入这个市场,会导致市场暴拉,加大市场的波动性。

“但如果衍生品市场达到3万亿规模的话,他们是敢来的,因为他们有足够的金融工具来对冲这种风险。”庞华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