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信义资本陆复斌:将用一线业务经验打造精品风投

兴发娱乐xf881手机版

2018-07-25 23:18:42

ace: normal;">  离开百度一年多后,前百度公司副总裁陆复斌近日向腾讯《一线》透露了其最新动态:创办投资公司信义资本,已完成首期10亿人民币基金募集,同时正在募集另一支美元基金。

  2017年5月26日,百度副总裁陆复斌在朋友圈宣布即将离开百度,陆复斌透露,过了端午节就是其在百度的最后一天,自己会继续从业于互联网高科技行业。

  据介绍,信义资本已经成立并运转数月,目前已经投资了数个项目,其中几个项目将于近期陆续对外披露。另外因为基金备案流程问题,陆复斌还以个人名义投资了爱钱帮,并将出任该公司董事长一职。

  在接受《一线》采访时,陆复斌表示,“我天生喜欢看有意思的项目,在亚马逊、百度担任高管期间由于工作需要,每年都会看大量项目,我看好的项目几乎最后都发展得很好。相比在大公司,成立独立的投资基金帮助优秀的创业者成功可以让自己更有成就感。创立信义资本是一个追随内心,释放自己投资天赋升华自我的过程。”

  在创办信义资本之前,陆复斌有丰富的职业经历。

  陆复斌2015年加入百度任百度副总裁,同时担任百度贴吧事业部总经理;2015年12月,担任msg事业群副总经理。2016年6月,转向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汇报,分管贴吧、知道、百科、经验、、图片搜索、联盟发展部、百度游戏、音乐、小说、动漫、百度乐彩及其他百度内容生态业务。其曾是百度feed流业务的重要人物。在百度期间,陆复斌同时也参与投资了快手、果壳、作业帮、太合音乐、完美文学并担任董事角色。

  更早之前,陆复斌曾在美国航天局担任软件工程师。2006年,其参与创办海外华人社交网站――友林网,并担任公司ceo。在加入百度之前,陆复斌曾担任亚马逊营销服务部门(amazon marketing的早期创始人之一,并担任产品总监。

  陆复斌表示,正因此前有各类大小公司的从业经历,自己特别了解创业公司的机会和挑战在哪里,大公司会用怎样的视角来看初创公司,反过来初创公司应该怎样在大公司的既有格局中找到自己独特的定位,有效规避与大公司竞争的风险,并伺机获取更多发展的资源。“希望我能将自己的经验和所长带给被投公司,而不是仅仅作为一个出钱的投资人。”

  2015年加入百度后不久,陆复斌发现并意识到了快手的投资价值,力主百度投资快手,并代表百度入驻快手董事会,给予快手战略和日常运营各种指导和建议。迄今为止,陆复斌仍然与快手ceo宿华保持着密切的交往。

  “我相信,中国优秀的投资人不少,但真正具有一线业务运营实操经验的人屈指可数,这是我独特的背景,也是信义资本吸引优质项目最突出的优势。”陆复斌表示,“优秀的创业公司在初创期往往是发展最快的,跟这样的公司在一起,帮助他们成长,有一种冲浪的感觉,而这个时候,也正是创业公司最需要信义这样具有丰富运营管理经验指导的时候。”

  陆复斌介绍,信义资本看到优秀的项目,不仅要给钱,而且会“扶上马,送一程”,这个特点决定了信义资本不会采取“普遍撒网”的投资策略,而是做精品投资公司,追求少而精,投资金额大,长期跟进被投项目。

  在投资逻辑上,陆复斌表示信义资本主要遵循两个大的原则。

  一是信义资本的价值是真正参与被投公司的业务运营,是带着钱来的合伙人,投资条款里不会出现对赌协议。

  第二个原则是,从用户出发,从创业者的需求出发,信义资本关注的是长期价值,而非短期的差价。“我们是从创业者的需求,从团队的背景属性延展出的一系列的投资理念、投资逻辑。”

  在这个总体投资风格下,信义资本会着重专注两个赛道:互联网金融和泛娱乐领域。

  以下为《一线》与陆复斌对话实录:

  (为便于阅读,《一线》进行了不影响原意的编辑)

  《一线》:信义资本管理基金规模多大?投资的主要方向及投资逻辑是什么?

  陆复斌:我们已经成功募集了第一支人民币基金,规模10个亿,周期是5 2,7年,lp构造就是我们gp自己贡献了一大部分,主要是我和团队,一些长期合作的上市公司,高净值人群,另外有一些地方政府的基金。我们也在募一个美元基金,这个美元基金还没有close。我不想融一个规模很大的基金,你会发现基金规模太大,投资压力也会很大,很难产生好的回报。

  信义资本的核心定位是做精品投资公司,我们会专注两个赛道:互联网金融和泛娱乐、媒体。我们不会在这个赛道里投很多家公司,但是我投这家公司就会长期跟,我们投资的金额也会比较大。

  今天我看整个vc的投资圈行业,大多数都是以管理资金规模为主,买赛道,但真正的创业者需要的不是简简单单的钱,他们真正需要的是有经验能够帮助他们。

  大多数vc都是占10%、20%的股份,或者在项目很便宜的时候占个25%、30%的股份,然后逐步跟投的逻辑。我们的想法更多是,如果我们看好这个团队,我们会真正参与业务运营,对于创业者而言不简简单单是带着钱,而是带着钱来的合伙人。比如说,我们的投资条款里不会出现对赌条款,如果我是他的合伙人,我跟他对赌,不等于我跟我自己对赌嘛。这是我们信义资本核心的投资理念,我们核心的逻辑,就是从这里开始产生。

  这个逻辑的一方面还是从用户出发,从创业者的需求出发,我自己以前也是创业者,我自己也是做业务运营出身,不是做投资出身。如果做投资,就会看短期的差价是多少,从什么估值进什么估值出。如果是做业务的,你关心的就是五年后、十年后,行业是什么情况。我们是从创业者的需求,从团队的背景属性延展出的一系列的投资理念、投资逻辑。

  《一线》:为什么你会确定这样的投资逻辑?

  陆复斌:我其实看到越来越多的知名基金已经逐渐失去了初心,相反的,我也看到了一些运营出身、业务背景出身的人,开始参与这个行业。在未来,当vcpe整体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时,你只有专业,垂直运营、做深、做好,真正体现价值,才会有机会做更大的事。

  如果一个投资公司投了一两百个项目,假设每个项目花两三个小时沟通,下一次跟这个项目再见,有可能是一个季度后了。你要知道真正做业务,没有任何人是那么牛,能够说我跟你花两三个小时就把所有事搞定了,有的东西真的需要花时间、花精力,你再有资源,在微信上拉个群就结束了吗,这个是相对较可笑的事情。

  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今天的创业者已经不是当年的草根创业者了。今天tmd(今日头条、美团点评、滴滴)的创始人都是非常有经验,连续创业、公司高管出来创业。但他们也是小十年前的公司,2010年、2011年成立的公司。

  我看过去三年、过去两年起来的创业者,做得好的都越来越精英化、越来越成熟,之前可能已经创业成功,财富自由,他们现在更需要的帮助是怎么把我的业务做好、规模做大。

  以前他们可能是做一个小而美的产品,卖了。今天则是做更大的事:平台、生态,会面对bat都来找我不知道怎么考虑站队这样的问题。因此,当企业家越来越精英化,他们会意识到投资者对他们价值赋能的重要性。

  《一线》:大基金投资标的很多,广撒网意味着投中的概率也变高了,信义资本的逻辑是重仓某个项目,如果未来发展前景不好是否意味着损失会比较大?

  陆复斌:从概率的角度而言,撒一两百个项目自然而然会命中的可能性更高,超级独角兽有可能就在一两百个项目里面。这就是当年整个行业、整个赛道早期粗放式发展时用的策略,今天其实已经不是这样了。

  今天就算你想撒一两百个项目,第一你有可能根本撒不到,最优秀的那些创业者根本没机会让你投资。其次,你会发现投资回报根本没有想象的高。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ofo,当初a轮进去的投资人,到最后如果现在要上市也好、要退出,他们稀释后的回报率可能只有10倍甚至都不到。这些投资人从a轮就找到了ofo,已经这么成功,却只有不到10倍的回报,你想想有多少个不是ofo的项目,都是亏了的。

  今天大环境在改变,我们的策略更多是,我有可能投的项目不会比你多,但是我抢项目的能力不一定比你弱。

  《一线》:为什么选择主投泛娱乐和互联网金融?

  陆复斌:原因非常直接,用一句话概括,所有的生意都可以在三五线城市重新做一遍,这个现象咱们已经看过了:快手、拼多多、趣头条。其次泛娱乐这个大行业是我的老本行,我对这个行业非常了解,无论音乐、影视、游戏、媒体,这本来就是我的强项,我一定会利用我的强项。另外,文娱下沉还有很多机会。春节的时候你会发现全国10大票房城市很多都是你从来没有听过名字的三五线城市。

  互联网金融也一样有很多下沉的机会,而且互联网金融是今天被严重低估的一个行业,金融行业传统企业的竞争力相对较薄弱,金融是非常需要标准化、合规化的产业。同时,今天的中国有多个阶层,在二三线城市,我们怎么真正把普惠金融做好,怎么真正帮助中小微企业融资,解决他们融资价格高、融资慢的核心问题,我的判断是互联网企业、互联网金融企业会更高效、更规范的服务大多数企业和老百姓。

  总结起来,一是中国社会的阶层性,在二三线甚至更下沉的地方存在大量需求,大的传统金融企业要下沉是非常难的,互联网相对简单,因为它没有地理边界的限制。

  其次,从传统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竞争力而言,互联网行业在效率、竞争、系统的结构上面,更有竞争力。

  另外,过去几年有一波互联网金融公司做得过于激进,踩了很多雷,很多业务做的不规范,导致了整个行业的混乱,这是所有新兴行业都会有的情况,而在发展的过程中大家对这个产业的认知会越来越深刻。

  《一线》:基于这样的投资方向和投资逻辑,信义资本搭建了一个怎样的团队?

  陆复斌:我们团队主要以运营背景出身的人为主,有以前是上市公司的cfo,也有百度的前员工。

  《一线》:为什么这次创业会选择自己来做投资?

  陆复斌:第一,我认为自己不仅在做投资,我还是在做业务,这是第一条,也是最重要的。我只是在用一个资本的杠杆加大我们对更多业务、更多创业者的价值。我的工具箱里面以前可能都是以业务运营为主导的工具,今天我的工具箱加上了资本工具。我不是去炒股,我也不是低价进高价出,我是去帮助他们一起产生价值的,这是一个核心的理念。

  从我自己的创业角度,我也有过相对较丰富的经验、不同的经历,我希望能够把我的经历分享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受益。未来也不排除有些业务我看好,自己会参与。b站的陈睿就是这样,一开始是天使投资人,做着做着自己变成ceo董事长了。

  《一线》:你做成立信义资本的决定花了多长时间?

  陆复斌:决定还是相对较谨慎,至少花了三到六个月的时间对市场环境有一些认知,去尝试跟一些人对话,过去六到九个月我们真正跑起来、真正去做工作。

  《一线》:现在已经投资了哪些项目?

  陆复斌:我刚刚以个人名义入股了互联网金融公司爱钱帮,成为它的最大股东,占股42%。

  爱钱帮是个非常好的项目,目前已经做好了合规经营的基础。他们公司内部有三大板块:一块是高效、智能的投标体系;一块是核心的风控模型、大数据智能风控体系;第三他们有优质的资产端渠道,当前的主营业务车贷、房贷和消费金融均为优质资产,小额分散、安全合规、透明可穿透。这些业务也受到很多银行、信托公司及其他一些p2p公司青睐。我形容它是健康可持续的互联网金融生态。

  我对p2p的融资手段是长期非常看好的,我觉得它必然要经过合规、备案、拿牌照的过程,这是必然的。我们花了很多时间了解爱钱帮的业态、历史沿革、产品做得怎么样以及财务各方面,这家公司非常克制,比如说它从来没有做过现金贷,没有做过超过国家法定规定的任何操作。

  《一线》:你们占了爱钱帮42%的股份,从创业者的角度来说,他应该不希望自己的股份被稀释的这么严重吧?

  陆复斌:事实上,想投爱钱帮的公司非常多,但爱钱帮的管理团队有很好的大智慧:如果要把蛋糕做大,就需要引入最优质的资源。另外我在董事会上也就只有一个席位,并不影响团队的控制权。

  我们看的另外一家公司,这一轮一共只融一个亿人民币,我们决定把一个亿的人民币全部接了。我们不会投很多项目。

  《一线》:现在很多投资基金也意识到为创业者提供资源的重要性,包括一些大的机构,信义资本如何与他们竞争?

  陆复斌:最后还是看团队相不相信你能够给他带来价值。跟哪怕其他一些更大的投资机构相比,信义的优势主要有三点:第一,我们具有深厚一线业务运营经验的团队和背景;第二,我们精品投资路线带给创业项目的关注精力和指导力度;第三,我们对创业团队长期的扶持和承诺,我们既不准备投很多个项目,也不准备一年、两年,马上就要退出了,这不现实。